大亨的契約空姐01~08完   人妻小說 

 第一章
白秋陵深吸一口氣,才推著餐車走向頭等艙。由今天開始,她只要負責頭等
艙的服務就行了,她很驚訝自己竟然會被總公司由香港航缐調來服務美加航缐的
顧客,而且還是頭等艙。
她和其他同事經過交談后才知道,她們有的原本就在這里服務,有的也是從
別的地方調來的,大家採取輪班制度。
因為頭等艙的貴客幾乎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而且還是鳳凰國際航空公司的
?,長期搭乘公司的飛機;所以,公司決定為這些人找來一批外型甜美、表現
優秀的空服員為這些人服務,增加客人的舒適感與滿意度。
白秋陵對于這個安排是有些惶恐的,因為她雖然表現不錯,可是,只專門服
務頭等艙的客人卻是第一次,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現。
當她進入頭等艙時,她感到很奇怪,因為偌大的豪華艙房里竟然沒有半個人,
她好吃驚,這怎么可能呢?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連忙放開餐車,小跑步地四處看了看,臉上顯得有
些迷惑。
不可能!她明明聽到上級要她來服務頭等艙的貴客,他和公司簽下了一年
的契約,如果他們表現得好的話,他還會繼續和公司簽約;到目前為止,他已經
是連續三年的老顧客了,沒道理見不到人呀!
白秋陵著急的四處找人,一邊不滿的嘟噥:「難怪人家說他是一個怪人,每
次坐頭等艙的時候都要整個包下來,除了讓空服員在他指定的時間來服務以外,
其他的時間,他絕不讓任何人打擾,真是怪!」
她的話才說完,突然一道冷漠的聲音從她的左后方傳來——「小姐,你要不
要把你的餐車推來?我想要點些東西吃!
聽來低沈而悅耳的男性嗓音讓白秋陵差點嚇得跳了起來,她快速轉過身,看
到一個男人正端坐在她眼前,她驚叫出聲:「啊……有鬼阿!」她連連向后退,
臉都嚇白了。
那個男人聽到她的叫喊,忍不住皺緊眉頭,不屑的目光打量著她,「鬼?我
長得像鬼嗎?」他摸了摸自己的臉。
雖然他對女人十分輕視,認為她們是這個世界上最低等的動物,而且也是解
決生理需要的一種工具;不過,女人對他的評價一向很高,每個看到他的女人都
覺得他既帥又多金,總想盡辦法引起他的注意。
可是,眼前這個女人竟敢說他是鬼?他忍不住露出一絲興味的殘酷笑意,很
好,她可引起了他的興趣,反正每次一個人坐在這里,除了忙的時候要處理檔
以外,其他的時間也很無聊,就和她玩玩吧!
「你……你到底是人……還是鬼?」白秋陵嚇得話都說不清楚了。剛才明
明空無一人的座位,怎知她走過去后突然冒了個人出來,難怪她會被嚇到。
還在懷疑?黎凱斯不滿的挑起眉,倏地,他的臉上往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神色,
勐然站了起來向她走去。
「啊……你……你不要過來,我最怕鬼了,你……你站在那里就好啦!」
白秋陵嚇得腳軟,用力的揮著手要他走開。
誰知他依然向她走來,然后閃電般的伸出手,一把抓住她揮舞的手,將她的
手強制的放在他強壯而精實的胸膛上,讓她的手感受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
「你還覺得我像個鬼嗎?」
感受到手下強而有力的心臟跳動,白秋陵才漸漸的不再感到害怕,她十分不
好意思的看著跟前的男人,「對不起,我……我太莽撞了,你……你是黎先生吧?」
她的臉上滿了美麗的紅霞,讓黎凱斯臉頰的肌肉微微跳動著。
「沒錯,我就是黎凱斯,這里唯一的乘客!顾甙恋男Q,然后睨視著她,
「你知道,如果我去向你們公司反應,他們所訪的空中小姐竟然將客人誤認是鬼
的話……」白秋陵急急忙忙的說:「對不起,黎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
是……唔……」
她被他突如其來的大膽舉動給愣住,完全沒辦法做出任何反應,當她回過神
來想推開他時,他卻早已結束了這個吻。
他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既然你都這么合作的愿意以一個吻來作為補償,
那我就暫時不跟你計較好了!顾麙吡怂品系拿埔谎酆,隨即狂妄的走回
座位。
看到白秋陵伸手擦著嘴,他的心中掠過一抹不悅,「秋陵,你還楞在那里做
什么?還不去把餐車推過來?」他下命令似的說著。
對于他的行為,秋陵感到很氣憤,雖然不討厭他的吻,可是他的侵犯行為卻
令她厭惡,「黎先生,你……」
她才要抗議,黎凱斯馬上以冰冷的目光看著她,「秋陵,你別忘了,你可是
我的服務員,難道你不服務我卻要在這里和我辯駁嗎?這是一個空服員該有的專
業精神嗎?」
面對他這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行為,白秋陵恨不得將東西全砸在他身上;不
過,她可沒忘了他是公司的貴客,如果他真的到上司那里告她一狀,那她不就修
了。算了,就當自己今天比較倒楣吧!
她臭著一張臉將餐車推到他的面前,當他還想毛手毛腳之際,白秋陵突然閃
身走人,走至門口處還回頭來對他甜甜的笑著,「對了,黎先生,我把餐車放在
這里,如果你想吃什么就自己拿好了,我先去拿毛巾過來!谷缓蟊泐^也不回的
走了。
黎凱斯望著她離去的背影顯得有些錯愕,眼中隨即露出掠奪的神來,臉上的
表情也變得殘酷、無情,「很好,白秋陵,我記下你了,想和我斗?」他緩緩的
露出嗜血的表情,嘴角也邪邪的上揚。
事情愈來愈有趣了,她是第一個敢和他公然作對的女人,他絕對要和她好好
的玩一玩。
當白秋陵看到排班表上的服務顧客竟然又是黎凱斯時,她忍不住苦著一張臉,
哀叫著:「不會吧?怎么又是那個登徒子?」
排班人員看到她的臉色十分不對勁,連忙開口詢問:「怎么了?秋陵,你的
臉色不是很好看哦!
「那個……我能不能換班阿?」
「你有事嗎?」
白秋陵面有難色地說:「只要不是黎凱斯,誰我都愿意上機服務!
「小姐,你有沒有搞錯?有多少人想要這個位置還都排不到呢,你還不要?」
排班小姐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她。
白秋陵的臉色突然一亮,「那好啊,你看誰喜歡,我就和她換;好不好?」
「不行!」那位小姐馬上義正辭嚴的拒絕她!改阋,我們這一行是以
服務顧客為至上,沒有挑客人的權利;你選擇空中小姐這行業的時候就該有這層
體認才是;何況,這個排班是上面特別交代的,我也不能替你變更!
「哦!」白秋陵只能垂頭喪氣的轉身,準備離開。天!一個月耶,這一個
月的班都要服務那個叫黎凱斯的乘客,她為什么這么歹命呢?
這時,排班小姐又突然叫住了她:「秋陵?」
她慢慢的轉過身來,「又有什么事?」她有氣無力的問。
「別那副死樣子嘛,告訴你,服務黎先生也是很不錯的,他可是我們公司的
長期貴客呢!何況,人家可是一個身價幹億的電子新貴,又住在美國的比佛利山
莊。他啊,可是多少女人趨之若鶩的黃金單身漢呢,你可要多多照顧人家哦!
她有些曖昧的說。
「我知道了!顾徽f完隨即轉身離去。像那種可惡的男人,就算他真的很
有錢;那又關她什么事?只要他不找她任何的麻煩,她就謝天謝地了!
其實,當時看到他長得又帥又酷的臉時,她就有些炫惑了。那個男人不只長
得好看,又十分有錢,也難怪地會那么傲慢,人家有那個本錢嘛!
她有些不平衡的想著,誰教自己就是沒錢,又為了要還清媽媽的醫藥費,只
好忍氣吞聲的繼續待在這里;還好,她對這一行還算滿有興趣;要不然她一定待
不下去。唉!算了,這一個月就當作是自己的磨練期吧!
黎凱斯舒適的躺在椅上,閉上眼睛假寐著。今天他又完成一項新軟體的設計,
雖然輕松不少,可是精神上卻顯得有些疲累,設計完之后,他又要開始奔波在公
司和公司之間了。
所以,他才會指定鳳凰航空替他保留一個月的頭等艙,想到這里,他的嘴角
突然得意的揚起;那個空中小姐一定想不到,是他指定她來替他服務的。
思及此,黎凱斯的心情突然變得大好,微微睜開眼睛,他看到白秋陵正推著
餐車走過來。
她穿著合身的制服,襯托出她那嬌美的身材;短裙下一雙修長而雪白的腿,
看起來最如此的賞心悅目。
當他想到,如果她那雙修長的美腿能夠繞在他的腰間,看起來一定更加的性
感迷人,想到這里,他感到自己的男性欲望都開始勃發起來。
他舉起一只手將她叫喚過來,他可以看到她臉上雖然帶著笑,可是卻又表現
出不情愿的眼神;這個女人,竟敢到現在還想反抗他!
白秋陵擠出甜美的笑容,她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個空中小姐,有自己該盡的本
分;可是,她女性的直覺卻令她想要遠離這個男人,因為她怕自己如果太接近他,
說不定會傷了自己。
第二次省到他,她只覺得這個男人怎么可以這么過分的帥氣和充滿了男性魅
力?第一次是心動,第二次是著迷,她多怕自己的心真的會因為他而沈迷,可是
她不想變成這樣。
「黎先生,請問有什么事嗎?」
聞到她身上傳來的女性淡淡幽香,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氣;他從沒聞過這么性
感又清新的女性味道,一般和他在一起的女人。都抹著濃濃的香水,令他十分的
倒胃口。沒想到,白秋陵身上傳來的淡香,卻讓他的動情激素上升。
「過來替我按摩,我覺得今天頭有些疼,肩膀也有些僵硬,你來讓我舒展一
下!顾敛豢蜌獾拿钪,并閉上眼睛準備享受她的服務。
白秋陵氣得臉都快黑了,這個不要臉的男人,他當她是什么?她只不過是
個空中小姐那!「白先生,你可能有所誤會!顾а狼旋X的對地說著,臉上的
笑容都快要掛不住了。
「我是空中小姐,假若你有任何需要,我都能想辦法替你辦到;可是,我們
的服務并不包括幫乘客按摩,如果你那么不舒服,我建議你待會兒下機時可以去
看醫生!
他睜開眼睛,目光如炬的看著她那張氣黑的臉,偷偷在心中笑著,臉上的表
情依然十分冷酷,「是嗎?白小姐,我記得你們公司是以服務顧客至上的,對吧?
既然我是你們公司的重要顧客。又是目前頭等艙唯一的客人,你是不是應該做到
客人對你的要求?」
「黎先生,我已經說過了,我們的服務專案很多,可是真的沒有包括這—項!」
她耐心的解釋著。
她快氣死了,這個死男人,分明是在找她麻煩。
「那好吧!」黎凱斯一副不勉強的無所謂表情,隨即站了起來,「既然你不
愿提供這項服務,那我就只有向機上的負責人抱怨去了!
他故意大聲的說著:「我就說,專門替我服務的小姐根本就不想替我服務,
口氣又差、服務又不周到,甚至還反駁客人說的話,我還要……」
「停!」白秋陵頭痛的制止了他的抱怨,要是真的讓他在上級面前告她一狀
的話,那她年底的績效獎金和優良表現獎金不就都飛了;而且,還會被公司列為
不受歡迎的員工,甚至可能被辭退,她可擔不起這個風險;好不容易受到公司賞
識走到這里,怎能被這個男人給破壞了?
她告訴自己,只要再忍一個月就夠了,她一定可以的,況且……算了,按摩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和他計較呢?
「黎先生,麻煩你回去坐好,我馬上替你按摩,這樣總可以了吧?」
黎凱斯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得意笑容,「當然可以羅,如果你早一點答應,
不就沒事了嗎?」
白秋陵站在他后面,忍不住狼狽瞪了他一眼?蓯!這個男人得了便宜還賣
乖,竟還大言不慚的這么說;她真的好想踢他一腳!
「秋陵?你在看什么?還不快點!
「哦!顾龑⑹址旁谒念^上開始替他按摩。
這時,他又開口挑剔:「怎么?沒吃飯?不會大力一點嗎?」當她開始重
壓時,他卻又抱怨:「輕一點啦,你想謀殺我!」
白秋陵的心中早就一肚子氣,她用著很柔、很柔的聲音對他說:「這樣可以
嗎?」眼中卻又射出殺人的光芒。
黎凱斯只是閉上眼睛,發出滿意的哼聲:「勉勉強強啦!」
約莫過了一會兒的時間,白秋陵發出了抗議之聲:「黎先生,可以了吧?我
的手已經酸得沒有力氣了耶!」
黎凱斯想了好一會兒,「好吧!這樣就可以了!
白秋陵這才吁了一口氣,「太好了,真是累死我了!顾驹谒磉叴分
己的手臂,絲毫沒有發現黎凱斯已經睜開眼睛,像盯著上好的獵物故,直直的鎖
定了她。
他猝不及防的伸出手,將她拉到他的懷中,不給她任何反抗機會就封住了她
的唇,「嗯……嗯……這味兒真甜……」。
她想要推開他,他的大手卻大膽的伸入她的短裙內,在她的臀部上滑動著。
「你這個登徒子,放開……唔……」
她的開口卻給他機會將舌探入她的口中,熟練的四處游走,貪婪的索取著她
的甜美。而他的一只手將她的短裙卷上她的腰間,隨即伸入她的內褲里,在她的
私密之處揉搓、輕捏著,激起她體內那股陌生的悸動與顫抖。
他的另一只手還伸人地的上衣內,從她光滑的背部來到她的胸扣間,輕巧而
熟練的將它解開,并將手移到她的前胸,握住她的一只揮圓,用力的揉捏著,在
她雪白的乳房上留下他手印的紅記……
「嗯……啊……」她因他的挑逗而全身無力,所有的反抗全都消失,腦中只
有因這火熱的挑逗所引起的陌生情欲,那又熱又麻的感覺佔據她所有的思緒,讓
她整個腦子里,只有他的吻、他的愛撫。
當她激情地仰起頭,露出纖細而白嫩的脖子時,他的唇滑下她的唇,伸出舌
頭掠過她的雪白頸項,在她的領子和前胸上印下一個個紅色的印記,屬于他的印
記!
當他想要更進一步時,突然傳來飛機即將下降的廣播,他隨即替她鱉裝,在
她還未搞清楚狀況時,他已經站起來,連同在他懷中的她一併抱起,讓她站在地
上。
她迷惑的看著他,他卻對她露出一個笑容,將手放在被他吻腫的紅唇上摩挲
著。
「看來,你也是個熱情的小東西哦,不過,我得準備下飛機了,不如你和我
一起去吃宵夜,可好?」
他的話讓白秋陵猶如遭受電擊。天哪!她到底在做什么?她是個空中小姐,
可不是一個妓女耶,竟然……她竟然和她的顧客在……在飛機上就……她整個臉
變得通紅,沮喪的用手掌將臉遮了起來。
她怎么可以做出這么丟臉的事?
「黎先生,我告訴你,這件事……」
黎凱斯卻懷著惡意的笑接著說:「這件事就留著我明天再來完成好了,看到
你這么熱情的反應,我還真有些迫不及待明天的到來呢!」他調侃著,一只手滑
過她細緻的臉頰,然后笑著系上安全帶。
白秋陵還呆呆的站在那里時,黎凱斯卻一把將她拉到自己的懷中,將她緊緊
的擁住,正當她要掙脫時,飛機突然起了一陣輕微的搖晃,害她只能緊緊的抓住
他的上衣,直到飛機平穩的降落。
黎凱斯這時才放開她,然后解開安全帶,「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哦!
他提起自己的手提箱,走到門口處,「不過,沒關系,我想你明天應該會好
好『酬謝』我的!顾麎膲牡难酃馍舷麓蛄苛怂纳聿囊环,狂妄的縱聲一笑,
轉身離去!
白秋陵這時氣得牙癢癢的,恨不得殺了這個男人。剛剛,她只是一時被他所
感;明天,他想都別想,她不會再讓他如愿了。
當她意識到自己還站在原地時,忍不住輕喊了聲:「我要交班了,怎么還站
在這里?」她連忙推著餐車離去,心里還十分氣憤的在心里詛咒著那個臭男人。
黎凱斯今天顯得特別愉快,他輕松的踏進自己在比佛利山莊的住處,當初他
會在這里購屋,絕對不是因為想要住豪宅的關系,而是為了他的外公。
自從他的父親發現母親懷孕后,就不愿再和年僅十八歲的母親在一起,而另
外娶了家里安排進行家族聯婚的女子他的母親本來想要打掉他,要不是外公積力
勸說并允諾要照顧他的話,這個世界上說不定就沒有他這個人了。他的母親在生
下他后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從他出生到懂事以來,都是外公打零工賺錢來撫養他
長大,有什么好吃的、好用得,總是先留給他,自己常常餓著肚子,所以他才會
發奮努力,為的是希望能給外公一個好的生活品質。當他努力研發第一套軟體設
計時認識了莉莉,一開始她帶著甜美的笑容走進他的生活,無微不至的照顧外公,
讓他卸下心防。當他開始信任她,也放心的在晚上去進修時,卻發現了她的野心。
他一次提早回家,發現她對外公的好,只是在他面前的一種偽裝。她會接近他,
只是為了他即將開發出的那套軟體,得到它,就等于得到了一億美金。所以她才
會處心竭力的接近自己。
幸好,他及早發現了她的陰謀,所以才不致被她所騙,從此,他就不再相信
任何女人;他的母親都能狠心得棄他于不顧,而莉莉接近他,也只不過是為了錢
罷了!這些年來,他看過太多女人,她們口口聲聲說愛他,說到底,愛的不過是
他的錢而已。每次和她們分手,她們都又哭又鬧的,當他送她們珠寶或是一章支
票時,馬上就笑顏逐開了。屢試不爽!所以,對于女人,他是從心底的不屑,每
個女人都是愛錢和貪婪的,沒有一個例外!就算白秋棱也是一樣,明明很喜歡他
的吻,卻又口是心非。
他十分都視她的表里不一,但心中卻又因為想起她而有了一絲不該有的悸動。
他告訴自己,他還沒有玩過她呢!只要失去了新鮮感,他一定很快就能把她
忘懷的,就像他對待那些女人一樣。
他走到客廳時看到了管家——瑪麗亞。她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婦人,為人親切
又熱情,她來這里已經三年多了,家里所有的事他都仰賴她,也十分的信任她,
若不是有她,他也無法安心的在公司和家里跑來跑去了。
他會每天坐飛機往返美國和加拿大之間是為了外公,自從外公的身體在五年
前變得愈來愈壞后,他就開始在公司和家里之間每天奔波。
這—點,他從沒抱怨過,因為比起外公對他的疼愛、對他的照顧,這些根本
就不算什么。
「瑪麗亞?我外公今天的情況如何?」
「黎先生,你可以親自去看看他!」
黎凱斯顯得有些驚訝。
「外公到現在還沒題嗎?都已經這么晚了!
「他今天精神顯得特別的好,還要我去做自己的事,并且交代如果你回來了,
務必請你到他的房里去,他說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談一談!
「好,那我就先過去看看他!估鑴P斯踏著大步往外公的房間走去。
為了讓外公感到方便,他把外公的房間安排在樓下。繞過一個轉角,他來到
一扇門前,輕輕敲了敲,「外公,是我,您睡了嗎?」
一道蒼老、虛弱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進來吧!」
黎凱斯推門走了進去,看到外公半躺在床上,眼睛正看著他!竸P斯?你回
來啦?」
黎凱斯坐在外公的身邊,伸出手握住那骨瘦如柴的手,他心疼外公因為長年
辛苦而失去了健康。
「外公,聽瑪麗亞說您有事找我?」
「是啊,我今天特地醒著等你回來,雖然你每天都會措飛機回來,可是,我
都已經睡著了;當我早上醒來時,你卻又要趕著到公司去,假日又要到其他分公
司去視察,處理一些檔,我們祖孫倆能說話的時間實在很少!
「外公,對不起,我這—陣子太忙了,所以……」
老人拍了拍他的手臂,「傻孩子,外公又沒有怪你的意思,外公只是在想,
如果這樣趕來趕去太累的話,你不如就待在加拿大那邊不要回來了,等到你較有
空的時候……」
黎凱斯打斷了老人的話:「外公,我不是說過了,我一點也不覺得累;再說,
我雖然很少有機會能和您說說話,可是至少在豎叨可以進來看看您,我才放心嘛!
「我知道你是孝順,其實,我最主要的意思是希望你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我身
上,而能夠多交些朋友;你都快三十歲了,總得有個女朋友吧?」他關心的詢問
著黎凱斯。
「你想想看,外公還有多少日子可活?再多也不過只有幾個月的日子罷了,
你總得有個伴好照顧你的生活,外公可不能一輩子都陪著你呀!」
「外公,這一點期就不必替我操心了,我……」
「唉!我怎么能不操心?我知道你對女人的觀感,可是那些都是錯誤的,也
有好的女人啊,凱斯,就算是了了一件我的心事吧!你現在事業也有了:就是沒
有女人,這樣外公如何能放心的走呢?」
「外公,您想太多了,醫生不是說過嗎?您的年紀雖然大了點兒,但只要好
好的照顧、將身體調養好,不出二個月,他便能替您動手術,將您的心臟病給治
好的?墒悄纯茨,硬是不肯動手術,又不肯好好的調理自己的身體,要我怎
么能不擔心呢」「這樣好了,如果你真要我動手術的話,那也可以,不過,我有
一個條件你一定要做到,不然我就不去動手術,也不調養自日的身體!估先怂
賴的對他要求著。
黎凱斯有些哭笑不得,有哪件事他沒照著外公的話會做?「外公,我什么時
候不聽您的話了,您何必拿自己的身體賭氣呢?」
「好,這可是你說的哦,我要你去交個女朋友來給外公著!
「什么?外公,您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他來往的那些鶯鶯燕燕,根本沒有一個能帶來給外公看的,如果外公看了一
定會氣死;更何況他根本不想帶她們任何一個人來,他都已訂好游戲規則,要是
破壞了,他一定會被煩死。
「不要就算了,我就知道,你每次都只會敷衍我這個老人,我也是為你好用,
想想著,你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固定的女友,我要抱曾孫子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
候,像這樣沒有希望的人生,我留戀什么?還是早死早快活!估先耸趾⒆託
的對著黎凱斯耍脾氣。
黎凱斯這時才覺得事態嚴重,以前外公都只是隨口一提,沒想到這次他竟然
以性命威脅。唉!他該怎么辦呢?人不能隨便找一個。外公一定不會相信的。
正當他在苦惱之際,腦海中突然閃過一道姣美的身影、一臉甜美的笑容,是
那每次被他一逗就氣得咬牙切齒、眼睛冒火的白秋陵。
他靈機一動,對呀!他怎么沒想到她呢?可是要得到她的合作,看來還得耍
些手段想些計謀才行;不過,他一向能得到他想要的!
他露出一個得意的笑,這不是一舉兩得嗎?他現在正想得到她的人,而剛好
她也可以幫他這個忙;反正等到外公的手術成功時,他再告訴外公他們因不合而
分手,這樣不就成了嗎?
到時候。不但目的達成,而他也應該對她感到厭倦了吧!算了。先別想那么
多,他決定明天就去找鳳凰國際航空公司的負責人談借人的事,并進一步瞭解白
秋陵的情況。
他看了外公一眼,安撫的對他說:「外公,我一直沒有告訴您,其實我現在
正在追求一位小姐,只是我們還沒有正式交往而已;不然,這個星期假日我帶她
過來和外公認識好不好?」
老人的眼睛突然變得十分有神,轉頭興奮的看著黎凱斯。
「你是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不過,我可沒把握她對你的孫子有意思哦!」
「怎么可能?你這么優秀,哪個女人能和你在一起可是他的福氣呢!我對自
己的孫子有高度的信心!顾螵劦恼f著。
看到外公這么高興,黎凱斯更加堅定要實行他的計畫,不論得付出多大代價,
他一定要讓它順利的進行,事情攸關外公的健康,他一定要成功才行!
「外公,這下于您可以好好修息了吧?」
「當然、當然,這下子我可放心了!估先嗣奸_眼笑的想要躺下來。
黎凱斯連忙扶著他、幫助他躺下來,并替他蓋好被子。
「外公。您可要答應我,這些天好好的吃東西,如果瑪麗亞替您燉了補藥,
您可不能不吃或是偷偷倒掉了哦!
「放心、放心,我一定會吃的,很晚了,你也早點去休息,明天還要上班呢!」
「嗯,外公晚安!
「嗯,晚安!
黎凱斯這才走出房間,輕輕的關上門,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不知為什么,當他想到白秋陵會因為他這個計畫而待在他的家里、他的身邊
時,他就有一股莫名的興奮感勉強壓抑下這種感覺,他警告自己,絕不能對任何
女人產生感情。
和白秋陵之間絕對只有合作和金錢的關系,絕沒有任何感情因素存在。對!
只要給她一筆錢,他應該就會滿足了,女人要的不就是錢嗎?他得意的笑著,并
關上自己的房門。
評論加載中..